順豐集運尺寸
完善我國仲裁裁決監督機制
助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發佈時間:2021-09-29 13:41 星期三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譚啓平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仲裁法於1995年9月1日起施行。仲裁法施行的26年間,我國仲裁製度得到飛速發展。2014年10月23日,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完善仲裁製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總體目標。2018年9月1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將仲裁法的修改確立為其立法規劃。2018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完善仲裁製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見》,對仲裁製度的完善提出進一步要求。2021年7月30日,司法部公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修訂)(徵求意見稿)》,仲裁法的修改已進入快車道。個人認為,在仲裁法修訂中,應高度重視仲裁裁決監督機制的完善問題。

一、我國仲裁裁決監督機制的歷史與現狀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仲裁裁決的監督機制主要經過了四個階段的探索與變遷。

(一)“只裁不審階段”。這一階段主要從新中國成立到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由於當時司法人員不足,法院不受理經濟糾紛,只能由有關機關仲裁,但當事人可就裁決進行上訴。

(二)“先裁後審階段”。這一階段主要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到經濟合同法的施行。在此階段,仲裁是訴訟的前置程序,當事人對裁決不服的,可向法院起訴。

(三)“一裁兩審階段”。這一階段大致從經濟合同法施行到1991年民事訴訟法頒佈。經濟合同法廢除了仲裁前置做法,確立了仲裁一次裁決制度,但當事人對裁決不服的,仍可向法院起訴。

(四)“一裁終局階段”。這一階段大致從1991年民事訴訟法的頒佈、1993年9月經濟合同法的修訂、1995年仲裁法的頒佈一直延續至今。至此,我國國內仲裁採一裁終局原則。為保障裁決公正性,仲裁法、民事訴訟法確立了法院對仲裁裁決的司法監督制度,包括程序審查與實體審查。根據仲裁法第五十八條,對於仲裁裁決,除違背社會公共利益外,法院不能對其他實體問題進行審查。基於公共利益的抽象性,法院以此為由撤銷仲裁裁決的案件數量極少。可以説,仲裁法基本排除了法院對仲裁裁決的實體審查。然而,當事人之所以向法院提起司法監督程序,多是對實體結果不滿。在當前仲裁實踐中,仲裁庭因事實認定或法律適用錯誤導致當事人利益受損的情況也屢見不鮮。

仲裁法第十條規定了仲裁機構由人民政府組織有關部門和商會統一組建,但目前絕大多數仲裁機構均由人民政府有關部門組建,這導致了飽受詬病的仲裁行政化。仲裁行政化容易滋生腐敗、地方保護、不正當競爭等問題,加之仲裁員素質參差不齊,容易導致仲裁裁決不公。由於法院不能對仲裁裁決進行全面實體審查,導致仲裁裁決事實上處於司法監督的盲區,當事人因裁決不公而致的利益受損無法得到救濟。為此,強化對仲裁裁決有效的司法外部監督,是提高仲裁公信力的必須,勢在必行。

二、“一裁終局”制度的反思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一個國家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與這個國家的歷史傳承和文化傳統密切相關的。解決中國的問題只能在中國大地上探尋適合自己的道路和辦法。”仲裁裁決監督機制亦然。仲裁法基本否定或排除法院對仲裁裁決實體監督的主要理由是:第一,順應弱化法院對仲裁干預的國際趨勢;第二,契合仲裁效率優先的價值追求;第三,維護仲裁的獨立性。在仲裁法修改之際,我們需要對上述理由予以再次審視與反思。

(一)“一裁終局”並非仲裁製度國際發展的必然趨勢。雖然“程序監督論”已是國際主流趨勢,但各國仍根據其國情予以修正與補充。英國、法國、荷蘭等國都未對國內商事仲裁實行一裁終局。一裁終局絕非仲裁製度國際發展的必然趨勢,盲目照搬可能導致南橘北枳的後果。只有直面仲裁公信力不足的事實,引入法院對仲裁裁決的實體審查機制,才能完善仲裁製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二)公正應當是我國仲裁製度永遠的首要價值追求。仲裁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明確了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立法目的。如果沒有裁決的公正,仲裁法的這一立法目的就必然會落空。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努力讓人民羣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仲裁作為具有強制執行力的糾紛解決手段,也應最大限度體現公平正義。

仲裁的效率價值應是一個比較的產物:在實體結果同樣公平的前提下,仲裁所體現的效率價值,只要高於訴訟,就有其獨立存在的意義。保障效率價值,更重要的是完善仲裁機制,而非否定法院對仲裁裁決的實體監督。

(三)對仲裁裁決的實體監督無礙仲裁製度的獨立性。仲裁製度最大化遵循自願原則,當事人可自由選擇仲裁機構、仲裁人員、仲裁程序甚至仲裁規則等,這是訴訟程序不具備的相對優勢。仲裁製度獨有的保密性也是訴訟程序所不能實現的。即便法院可對仲裁裁決進行實體審查,也不會使仲裁失去其獨立存在的價值,反而能促進仲裁機構向當事人提供更公平、更專業的仲裁服務。

三、完善我國仲裁裁決監督機制的幾點思考

就仲裁法修訂中仲裁裁決監督機制完善問題,個人認為,應注重內部監督機制與外部監督機制的共建,具體舉措有以下三點:

(一)建立“選擇性仲裁內部上訴機制”。選擇性仲裁內部上訴機制,是指當事人依據約定將仲裁庭已作出裁決的爭議提交仲裁機構,由另行組成的仲裁庭重新審理,並作出終局裁決的機制。該機制的優勢在於,既符合當事人自由約定解決爭議的原則,又將司法權的監督限定在一個確定的範圍內。

(二)完善仲裁裁決司法監督程序。選擇性仲裁內部上訴機制適用前提是當事人約定,否則該機制不能啓動,當事人對仲裁裁決的救濟仍需通過司法監督的路徑。完善仲裁裁決司法監督機制,可從以下兩點予以着力:第一,取消不予執行仲裁裁決制度。2012年修訂的民事訴訟法已將不予執行仲裁裁決與撤銷仲裁裁決的事由統一,若仍保留前者,可能會為惡意逃避執行仲裁裁決的當事人提供“便利”,並引發司法裁判上的衝突與混亂,間接損害仲裁權威。因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修訂)(徵求意見稿)》第八十二條提出將撤銷程序作為司法監督仲裁裁決的一般原則,刪除當事人在執行程序階段提出不予執行審查的規定,值得充分肯定。第二,確立法院對仲裁裁決的實體審查機制。只有確立法院對仲裁裁決的實體審查機制,才能不斷促進仲裁公信力的提高。個人認為,應當將對仲裁裁決的事實認定錯誤與法律適用錯誤統一納入撤銷仲裁裁決的審查事由中。為提高效率,可借鑑民事訴訟二審的審理規則,若一方向法院申請撤銷裁決,應明確提出其主張撤銷的理由,法院只對當事人主張的相關事實認定錯誤或法律適用錯誤進行審查。

(三)儘快成立中國仲裁協會。仲裁法第十五條規定了設立中國仲裁協會,並明確中國仲裁協會最主要的職責在於對各仲裁機構進行監督。仲裁法實施至今,中國仲裁協會卻仍未成立。個人認為,中國仲裁協會對於仲裁製度改革與完善具有重要意義。成立中國仲裁協會,充分發揮其對各仲裁機構進行行業監督的作用,作為司法監督的有效補充,是實現習近平法治思想“堅持在法治軌道上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舉措之一。

責任編輯:買園園
8606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