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集運尺寸
炒作中國威脅藉機強化軍備
破壞地區穩定日本防衞預算或突破限制
發佈時間:2021-09-06 09:46 星期一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本報駐日本記者 冀勇

  日前,日本政府確定了史上最大規模的2022年度防衞預算申請,加上預算中尚未確定金額的項目,年底最終確定的預算將可能突破防衞費不超過國內生產總值(GDP)佔比1%的限制。日本近年在軍事領域動作頻頻,除新建多支作戰部隊,加快採購和研發先進武器裝備外,還積極拉攏各國在印太地區實施聯合軍演,給地區和平與穩定帶來嚴重威脅。
  中國外交部對此表態稱,日本已連續九年增加國防預算,日方動不動就拿周邊鄰國説事,無非是為其軍力擴張找藉口。中方奉勸日方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在軍事安全領域謹言慎行,多做有利於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事,而不是相反。
最大規模防衞預算
  8月31日,日本防衞省確定2022年度防衞預算申請總額為5.4797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226億元),比2021年度原始預算增加2.6%,將實現連續十年增長,規模創歷史新高。預測認為,加上預算申請中尚未明確金額的項目,日本年底最終確定的2022年度防衞預算將進一步增加,可能突破1976年三木武夫內閣確定的防衞費不超過GDP佔比1%的限制。
  據日本媒體報道,防衞省2022年度防衞預算申請中高科技武器的研發和採購費用比往年大幅增加。預算編列3257億日元用於研發可能改變戰爭形態的所謂“規則改變者”武器,例如人工智能(AI)、無人武器等,研發費用比上年增加1141億日元。
  在武器採購費用上,預算編列1300億日元用於採購8架F-35A和4架F-35B隱形戰機,編列2537億日元用於購買包括SM-6遠程防空導彈在內的攻擊性武器。
  此外,預算還投入經費用於推進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替代方案的“宙斯盾系統搭載艦”建造計劃,航空自衞隊F-2戰鬥機替代機型的機體和發動機研發,以及改進國產12式地對空導彈以實現艦艇和戰機發射等。
  預算計劃在沖繩縣石垣島新設570人規模的陸上自衞隊,部署地對空、地對艦導彈部隊和警備部隊。編列102億日元用於採購2艘向島嶼運輸彈藥和燃料的運輸艦,組建陸上自衞隊和海上自衞隊聯合運用的“海上運輸部隊”。
  在被稱為新軍事領域的太空領域,防衞預算編列840億日元用於組建第2宇宙作戰隊,監視通過電磁波對人造衞星實施的干擾,把太空相關部隊規模進一步擴充至約120人。
  日本防衞大臣岸信夫就增加防衞預算以擴大軍力宣稱,“安全保障環境迅速變得嚴峻,希望大幅強化防衞力量,構建多次元統合防衞能力”。
欲破GDP佔比1%限制
  自2012年以來日本軍事支出由縮減轉為增長,2021年達到5.3422萬億日元,連續九年增長。此次,日本政府編制的2022年度防衞預算申請,最終總額將可能突破不超過GDP佔比1%的限制。
  日本三木武夫內閣在1976年曾基於“專守防衞”政策和限制軍備擴張的考慮,以內閣決議形式把包括自衞隊的人員費、武器採購費、美軍重組相關經費等防衞費上限設定為國民生產總值(GDP)的1%。之後,儘管中曾根康弘內閣時期撤銷了相關決議,但歷屆日本政府均把不超過GDP的1%視為目標並嚴格遵守。
  在日本防衞費連續九年增長,防衞費不超過GDP的1%已經成為日本政府進一步擴大軍備攔路虎的情況下日本政界人士頻頻向外界釋放信號,計劃打破1%的限制。
  “日本政府沒有采取把防衞費控制在GDP的1%以內的政策”。菅義偉8月在接受採訪時就防衞費問題做了如是表述,暗示日本政府可能突破長久以來堅持的防衞費不超過GDP佔比1%的政策。
  6月,岸信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作了類似表述。岸信夫説,日本的防衞支出保持在GDP的1%以內的限制不一定適用,防衞支出應基於國家防衞需要的設備和人員,以及國家安全形勢。岸信夫還説,日本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沒有試圖保持防衞支出限制。
  為進一步擴充防衞費,日本將可能修改2018年制定的《中期防衞力整備計劃》,擴充計劃確定的為期5年約27.47萬億日元的防衞費規模。
頻繁舉行聯合軍演
  8月31日,日本政府下令撤回派遣至阿富汗實施撤僑任務的自衞隊部隊。本次行動中,日本派遣了3架運輸機和由260名航空自衞隊員、陸上自衞隊員組成的專門部隊,但最終只撤回了1名日本公民和10多名阿富汗人,結果可以用“慘不忍睹”形容。但作為自衞隊實施的為數不多的海外軍事行動,自衞隊協同美軍撤離阿富汗卻具有特殊意義,可被視為近年日本強化與美國軍事一體化運用的一個縮影。
  在第二次安倍晉三政權成立後,日本通過修改日美防衞合作指針和實施新安保法等,大幅加深了日美軍事一體化。日本積極擴大軍備以充當美國的馬前卒,既有拉美國介入印太事務以制衡中國影響的意圖,也有通過與美國軍事捆綁實現日本“軍事正常化”和“國家正常化”的目的。
  作為對日美軍事一體化的再確認,今年4月日美首腦會談聯合聲明寫入了“日本決心強化自身防衞力量”的內容。此次,日本政府編制史上最大規模防衞預算,被認為是履行聯合聲明“承諾”的重要一環。
  最為危險的是,日本近期頻繁在台灣問題上挑事,炒作中國威脅以藉機強化軍備。7月,日本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在一場演講中聲稱,中國大陸如對台灣動武,“美日將一同防衞台灣”;8月,岸信夫在接受採訪時稱,中國大陸正“軍事集結包圍台灣”,國際社會應更加關注所謂“台灣的生存問題”。
  日本在加快軍備建設的同時,不斷拉攏周邊國家和域外勢力實施聯合軍事演習等,給自己“打氣”。8月26日起,“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成員美日印澳在關島海域展開為期4天的“馬拉巴爾2021”海上聯合演習,實施了包括實彈射擊、反艦、防空和反潛等多項演練。此前,日本先後推動實施了日美英荷聯合訓練、日美法澳聯合演習和日美聯合登陸訓練等。日本系列擴大軍備和拉域外國家介入印太事務的做法,已經嚴重威脅到地區的和平穩定,值得高度警惕和關注。

責任編輯:李紀平
8596704